2015年10月31日 星期六

意外的旅程-美國加州Ontario (5)


在Ontario的這幾天,每天都東奔西跑,一刻不得閒,我一定要這麼講的,因為這趟是美國出差(不是ㄌㄩˇ 一ㄡˊ),但時間就像「乳溝」一樣,擠一擠還是會有的。

中午就在美國的公司用餐,美國人的中餐(Lunch),跟台灣是有很大的不同,應該說大部份公司都不會有「叫便當」這樣的模式,沒人在賣便當啦,也不會請一個煮飯婦在公司幫大家煮飯。有些美國公司的用餐時間其實很彈性的,或者說是比較人性一些,並沒有硬性規定所有人都要在中午12點到下午1點之間用餐,是可以自由調配一下的,有些人吃得比較早,有些人吃得比較晚些,中午都吃些什麼?每個人吃的都不太一樣,有些人會從家裡帶餐盒來,有些人會外出覓食,而外吃覓食在我看來好辛苦,因為並非工業區週邊都有飲食店,可能要開車到有點遠的地方用餐(依台灣人的角度看起來是有點遠),有些人就叫外送,還有一種就是機動性餐車(台灣俗稱小蜜蜂)。


我在美國所看過的餐車, 差不多都長這樣子, 車子雖小, 賣的東西卻很多樣, 基本上看起來很乾淨

中午的時候,叫了Pizza的外賣,Pizza的價格大概跟台灣的必勝客披薩差不多,套餐方式也會附飲料,可能是三瓶果汁,或一大罐可樂,美國當地的Pizza口味其實與台灣賣的差異不會很大(可能是我吃不吃來有何差異,因為我平常很少吃Pizza),吃完中餐後,台灣人大概都習慣趴在辦公桌上小睡一會兒,我也因此練就一身「3分鐘快速入眠」的功夫,美國人可是不睡午覺的,有些人就坐在位子上稍稍休息,看個書報之類的,有些人會到外面小散步一下,總之在辦公室裡,是沒有人在睡覺的,這樣太不倫不類了,你若趴在桌上瞇一下,人家還以為你身體不舒服,不同的國度,有不同的文化,與不同的生活作息。


美式作風的Pizza, 料都下的比較豪爽


夢想的莊園

午休吃完中餐的空檔,USA的同事開車帶我們去附近看一處莊園,是一對夫婦的家,從一草一木都是親手打造,其實她們打造的不只是一個Home,而是夢想。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夢想,想買一小塊農地,在農地上種一些蔬果,然後把房子蓋在我的菜園當中,過著與世無爭的隱居生活,像是陶淵明的詩句中的意境:『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但這種夢想好難實現,就算等到退休後,實現這個夢想,可能也剩沒幾年的生命,夢想就是要去執行它,實現它,不然永遠都只是夢想。

喜歡種些花花草草的人 ,大概都會有一種體認,自己花圃裡的花花草草,一定要自己親自種植與照顧,才會有情感,不然就到公園裡去欣賞園丁所種植的花圃就好了,何必自己花時間花體力去栽種。自己種的植物,不只是一種成就感,還包含了一份情感。

加州的山, 只有在春季時, 受山上融雪的灌溉, 才會綠意盎然, 平常是枯乾一片

有些房子是買好了地, 再買一棟現成的房子, 直接載過來安座, 不是在原地蓋起來的

過馬路時, 前方突然有人騎馬經過, 感覺好像時光倒流, 回到古老的美國西部荒野
 
過了不久就看到了養馬的牧場, 偌大的土地才幾匹馬, 馬兒就能自在的在園子裡活動

從山上望去, 光禿禿的山對比山下的景色, 好像是沙漠中的綠洲

莊園裡面有好幾棵胡椒樹, 我這麼大歲數, 第一次看到胡椒樹原來是長這樣子

樹上這些小果實就是胡椒子, 剝了皮, 裡面的種子磨成粉, 就是黑胡椒了

我因為好奇, 剝了幾顆種子來嚐鮮, 真的是胡椒味, 又香又辣


一旁的盆栽種的是美洲商陸, 台灣也有(外來種), 又稱假人參, 有毒性

這顆芭樂可有趣了, 軟質的, 跟台灣的芭樂不同口感, 比較甜也比較香, 就像是芭樂汁的口味


美西因為乾旱, 小山丘上是光禿一片
 這幾年的乾旱,讓美國西部地區呈現缺水的危機,起因與緩化及天候異常有關,也正因為缺水太嚴重了,地方政府甚至呼籲/下令減少或停止植物、花圃的澆水,很多地方的空地上都是枯萎的景象,有些人很天才,在枯黃的草皮上,噴上翠綠色的油漆,外觀看起來又像是綠油油的草地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