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遊記的寫法研究



我寫遊記,也喜歡看別人寫的遊記,就算是同一個景點,每人寫出來的遊記也不儘然相同。

好不好玩,多半也要看當時的心情,當天的氣候,還有很多無法預期的狀況。而景點是不是精采,遊記的寫法也有影響,很不正經的分享幾種遊記的寫法。



貴婦型

這一類的遊記其實相當常見,也就是貴婦團的遊記,旅遊內容通常是要「住好」與「吃好」,文章一開始就是老公長,老公短的(感念金主的出錢與出力),老公為了疼愛這個嬌滴滴的老婆,特地規劃了三天兩夜的行程,然後一路開了數個鐘頭的車程(好可憐的老公啊),萬里長征,然後精明能幹又持家的老婆,早早就訂好了高檔的渡假飯店以及餐廳,真的是花錢不手軟,因為工作賺錢的是親愛的老公呀,老娘對花錢這檔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出來玩嘛!就不要計較花了多少錢!不然就在家看電視食尚玩家就好了。

到了飯店之後,照片一定要從大廳拍到房間的廁所,陽台外的景色更是不能放過,還有飯店的健身房與遊泳池,甚至房間內的洗髮精與沐浴乳,更是要幫讀者做精闢的品牌分析,床墊的軟硬,定要整個人趴上去親身體驗一番,然後當天睡到不醒人事,起床時已是隔天下午的故事了,想要跑一下景點,時間上看來是太匆促了,只好「放大絕」,使出「放空」這一招險惡家數:整個下午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要放空自己,讓心靈整個沉澱下來,悠閒的趴在沙灘椅上發呆,就這樣渡過了一個美麗的午后時光....之類云云,也就是不知所云,意思是說「根本就還沒睡醒」。

在餐廳吃飯那檔事,更是重點中的重點,豐盛別緻的餐點是免不了的,每盤菜都要拍一張,我也曾經看過同一盤菜用不同的角度拍了4張的,因為那一盤是龍蝦呀,金貴著呢!不多拍幾張照片怎行啊;飲料要特別介紹,菜單也一定要入鏡,最好上面還有標示價格,這樣才能顯得尊貴非凡。文末一定要寫上這一段:「點了這麼多菜,因為怕胖,所以都只淺嚐即止,根本就吃不完」。

至於景點的介紹,那已經是「枝梢末節」細瑣的事了,但是一定要介紹的,因為這是作者最佳的入鏡機會,不管景點美不美,一定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可能是左臉或右臉),展示給網路上眾多的粉絲景仰,那吹彈可破的玉肌,天真無辜的眼神,甜美的笑容,是透早畫了一個小時的妝容呀,臉部特寫通常佔面積約6成,而本仙姑身面模糊失焦的背景才是景點,景點在這邊已不是重點,反正什麼景點寫出來就是美美美,但一定比不過本仙姑的美。

大概如此拼拼湊湊,就是一篇遊記了,文末一定要有「戰利品」的圖片,比方說路上買的伴手禮,或者是紀念品之類的,然後不管花了多少錢,都要說這趟旅行錢花得很值得的,要有視錢財如糞土這樣的高貴情操。

而可憐的老公,出錢出力又出人的,回家後還要被嫌東嫌西的,這方面我可是非常感同身受的(點頭...)。伺候太座出遊,這類的活動就猶如「台中大甲媽祖遶境進香」活動,盛大而隆重,任何一個細節都馬虎不得,經過幾趟「迎媽祖」之後,漸漸的耐心全無,寧可自己一個人去旅行。


標準型


這一類也算是非常普遍的寫法,學校的國文老師大概也會教你這樣子寫,主要脫離不了「人、地、時、事、物」這五大主軸,感覺上是有比較八股與呆板,也有些無趣,但卻是最基本的寫法。可以用「人或地」為主線,「事、時、物」為支線。

「人」就是參與這次旅行的人,「地」就是這次旅行去的地方,「時」就是旅行的時間/季節,「事」就是發生了什麼事或慘案---比方說被伙伴放鴿子,護照忘了帶...,「物」就是可見或不可見的元素,比方說食物,民宿的設施。


我來一段範例好了
今天是2015年10月10日,早上8點出發 (交待一下旅行時間),帶著我的前女友,也就是現任的老婆,還有小三,小三是我家養的一隻土狗,牠的名字叫小三(交待了人員),開車前往阿里山森林遊樂區(交待了地點),為了要賞櫻花還有看日出(交待了事件),為了節省住宿費用,我們帶了帳棚與泡麵去露營(交待了物品)。如此短短的一段話,就把旅行的「人、地、時、事、物」這五大主軸,一氣呵成的寫完,看來好像沒有再寫下去的必要了,然後貼上幾張旅行所拍的照片,以作為佐證。

因為太空洞了,可以加強景色的描寫,這樣的故事舖陳必須要啟用大量的「形容詞」來加強內容,並在語氣中帶點文言文或成語,來加深內涵。比方說今天山裡霧氣很重,寫得時候就要這麼說:「雲霧瀰漫遼遶,伸手難見五指(很瞎吧),猶勝天上仙境,對此景,吾生而有幸,竟在山中得見此景,何其樂哉」,講了一大堆,其實就只是在講今天山裡霧氣很重,但為 了交出1000字以上的心得報告,勢必要擠進一些無關緊要,又能凸顯國文造詣的語句(加分!加分!)。

文章最後總免不了來上一句:「這次的旅行非常值得,且深具意義,整個人猶如脫胎換骨一般,就像佛祖在菩堤樹下證道昇天,天空中佈滿了金光閃耀的雲彩,煞時之間對整個人生有了不同的體悟。」 ,這樣子寫結尾,應該比「今天玩得特別開心」,還要有深度與笑點。

當然這樣的遊記,就好像在報告你幾點起床,幾點吃早飯,幾點出門,幾點回家,了無生趣,好像小學生在寫作業一樣,連我也掰不下去。

經典型

這裡所謂的經典型,主要是要參考經典文章的寫法,來進行改編,看起來似曾相似,但又要改得趣味橫生,肉麻當有趣。比方說徐志摩的「我所知道的康橋」,就是一篇非常經典的遊記,我個人也非常的喜愛,稍為小改一下,就會有不同的感覺。

原文是:『靜極了,這朝來水溶溶的大道,只遠處牛奶車的鈴聲,點綴著周遭的沉默。順著這大道走去,走到盡頭,在轉入林子裡的小徑,往煙霧濃密處走去,頭頂是交枝的榆蔭,透露著漠楞楞的曙色;再往前走去,走盡這林子,當前是平坦的原野,望見了村舍、初青的麥田;更遠三兩個饅形的小山掩住了一條通道,天邊是霧茫茫的,尖尖的黑影是近村的教寺。聽,那曉鐘和緩的清音。』

改編後 :「熱死了,這天來赤炎炎的小路,只巷口黑輪伯的叫聲,擾亂著村莊的寧靜。順著紅磚路走去,走到死巷,再轉入里長伯的瓜田,往瓜藤濃密處走去,頭頂是交錯的棚架,曝曬著乾憋憋的菜瓜;再往前走去,走進那池子,眼前是乾沽的溝渠,看到了磚頭、廢棄的瓶罐,更遠三兩座小山的垃圾擋住了一條通路,眼鏡是霧茫茫的,晃動的黑影是目小的錯覺。聽,那控八控控的廣播。」

這種經典遊記的改編是有相當難度的,雖然內容不同,但語句要對丈工整,就要花費許多心思,寫完之後,人家還認為你在胡說八道。(其實這段就是在胡扯蛋)

文青型

文青型的遊記,可說是非常容易寫的,只要有點文學底子,抓住南宋詩人「辛棄疾」的『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這樣的精髓,信手捏來,幾乎是整篇文章都在「靠夭」,將濃濃的愁緒,結合淡淡的哀傷,讓文藝青年特有的多愁善感,在文字間緩緩的釋出,寫的是孤傲,分享的是心情,表達的是空洞,總之就是「沒有重點」。

即然文青寫的是心情,景物自是陪襯而己,不用跑太遠,也不必交待行程及交通方式,更沒有花費的問題,就算站在路邊,也能寫出一篇文章來。

比方說:
我家前面的社區小公園,風景有如世外桃園(你相信嗎...>''<),微微的風,吹過樹稍,葉子晃了兩下,慵懶的陽光從縫隙間灑落,照在我青春羞澀的雙頰,微泛紅,是夏日的印記,靜悄悄地期待著愛情的降臨,我雖然不知道在我寫些什麼,但哥賣弄的不是風情,而是文筆。

放眼望去,再回首來時路,這樣一來一返之間,公園裡曲折的小路,竟走了幾遍,猶如我心情的轉折(記住要訣---以物襯人)。天微暗,燈初亮,貓兒躲在紅磚的牆角,扯著喉嚨在咆哮,劃破,這清靈的夜空。

天微雨,盡灑在我心海,卻從我眼角流出,是淚啊,此篇,不知所云,欲哭無淚。拭著淚,忍著悲,想著,想著,就算站在水溝旁,也能寫出我淡淡的憂傷,一種只屬於文青的感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